南风格言网

郑板桥的“怪”

南风格言网 http://www.xiangruiwuye.cn 2018-11-16 15:39 出处:网络 编辑:


  文/赵元波



  清朝著名书画家郑板桥是“扬州八怪”之一,最大的特点就是无论做人还是画画都具有鲜明的个性,时人谓之曰“怪”,其实这种“怪”是率真性格的体现,传统书香门第的楹联,常题:“传家有道存忠厚,处世无奇但率真”,正是郑板桥的最佳写照。



  郑板桥本是个聪明绝顶、通今博古的一代文豪,却偏偏写什么“吃亏是福”、“难得糊涂”,并煞有介事地再加上个注:“聪明难,糊涂难,由聪明而入糊涂更难”,把吃亏、糊涂当做是做人的最高境界,前无古人,后无来者,其率真可见一斑。



  好吃狗肉,俗语说“狗肉上不了大席”,可郑板桥没这禁忌,信奉狗肉是“人间珍肴”。一次,与朋友出外游玩,闻到路边茅舍里飘出的狗肉香气,主人“笑脸相迎,并以狗肉好酒相待。”闻到狗肉香,神仙也跳墙,板桥不疑,开怀畅饮,大快朵颐,连赞酒美肉香不止。吃罢,主人端出文房四宝,请他题字画以作纪念。郑板桥深觉今有口福,便起身提笔,顷刻之间完成,署款以酬雅意,书毕,尽兴而归,颇有东晋五柳先生之风。



  吟诗对小偷,此另一怪也。当年郑板桥辞官回乡,仅“一肩明月,两袖清风”,惟携黄狗一条,兰花一盆。一天晚上,天冷,月黑,风大,雨密,板桥辗转不眠,适有小偷光顾。他想:如高声呼喊,万一小偷动手,自己无力对付,佯装熟睡,任他拿取,又不甘心。略一思考,翻身朝里,低声吟道:“细雨蒙蒙夜沉沉,梁上君子进我门。”此时,小偷已近床边,闻声暗惊。继又闻:“腹内诗书存千卷,床头金银无半文。”小偷心想:不偷也罢。转身出门,又听里面说:“出门休惊黄尾犬。”小偷想,既有恶犬,何不逾墙而出。正欲上墙,又闻:“越墙莫损兰花盆。”小偷一看,墙头果有兰花一盆,乃细心避开,足方着地,屋里又传出:“天寒不及披衣送,趁着月黑赶豪门。”诗人退雅盗,恐怕只有郑板桥能想出此招。



  颇有骂名。他辞官一身轻,在扬州卖字画,求之者多,收入颇为可观,但他最厌恶那些附风的雅的暴发户,纵出高价,他也不加理会。高兴时马上动笔,不高兴时,不允还要骂人。他这种怪脾气,自难为世俗所理解。有一次为朋友作画时,他特地题字以作坦率的自白:“终日作字作画,不得休息,便要骂人。三日不动笔,又想一幅纸来,以舒其沉闷之气,此亦吾曹之贱相也。索我画,偏不画,不索我画,偏要画,极是不可解处。然解人于此,但笑而听之。”


0

精彩评论

暂无评论...
换一张
取 消